| MG游戏平台 | MG游戏平台 | 评论 | 领导 | 环境质量 | 企业 | 治污专家 | 新坐标 | 艺文志 | 两山论坛 | 舆情
登录 | 注册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游客 | 退出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MG游戏平台>艺文志

雁北三章

2018年09月19日作者:来源:mg游戏_mg游戏平台报

  

    ◆成向阳

  旷野上的蓝鲸

  曾经,我来过这片旷野。

  这昔日乌金暗伏的寂寥大地,这因千万盏矿灯的照耀而被惊醒并长久沸腾的大地,这在千万人的嘶喊中因一夜之间向着地心沉陷而被眼泪灌满了哀愁的大地。一连两次,当我在不同的季节抵达,它都向我的视野深处输送灰黑色的伤口。

  曾经,我想来这里寻找那些昔日采煤者的后裔,想找到一两个来寻找祖宗坟茔的迁徙者,或者是那些在矿场周边留下来的人。他们被辛劳与悲哀镌刻的皱纹边缘,他们燃烧的炭块一般灼热而疯狂的瞳仁深处,必然存留有这片大地已然消退的记忆。

  然而,除了雁北圆滚滚当头直射的太阳与横扫而来携带金属质地的风声,什么都远遁了。

  曾经,这里鲜有喜鹊的鸣叫,鲜有野兔的蹄踪,甚至也没有花开时一只蜜蜂试探式的访问。

  一个热爱自然的人来到这片旷野,那感觉,就像一个失望的渔夫正抱着残破的船板浮向更无希望的深海。

  但终于,时间再一次孕育了它的可能,这片旷野再一次刷新了人类对于自然的信念。

  它,神奇地复活了——

  当我再次抱着生命会重生的希望来到这里,在这片昔日沉陷的旷野上,那自然无限的能量已在地心不断抬升的寂静中豁然呈现。你看,就在你惊讶中睁大的双眼前,仿佛一匹巨大的蓝鲸,在旷野的绿海中斩浪浮游。

  这巨鲸,它是如此之大,它从天之尽头绵延伸展过来,一瞬间进入并漫过了你的想象,它朝着天地的另一头迤逦远去的轮廓与体积,正与眼前这片无垠的旷野相称。这绿浪间浮升的巨鲸,像是从蓝天的高处漫游过来,携带着太阳熠熠的光芒。那块块游弋的白云,是它吞吐出的浪沫,那旷野呼啸的风声,是它经行时尾鳍的一小次颤动。

  这旷野上蓝色的巨鲸,它是如此超出了一个观察者的想象。你看,这蓝色巨鲸看不见的体内,已蕴积出源源不断的光伏电火。

  你看,这蓝鲸,它是如此活跃,又是如此骄傲,在层叠的绿浪中,它以领跑者的姿态,携着光带着电,在旷野不息的风声里,正越过了另一重山岗。

  黄昏的火山群

  黄昏的火山群,橘色的太阳正以柔软的手指触抚它锥形的山峰与绵延伸展开去的锯齿样山脊。我来到这里,像一只胆小的蚂蚁第一次试探着爬进冷却后的炉灶。四周多么寂静,寂静就像隆向天空的火山群本身。我驻足谛听,甚至没有听到秋日山野的鸟鸣与虫唱,只有手指状的松果在风中相互摩擦着摇晃的声音隐隐入耳。

  在火山群周围,一切似乎都已被过滤,被施加了天然的镇静剂。而火山群在视野的尽头,像隔世的隐者戴笠端坐。那曾经的砥柱天下、叱咤风云,那曾经的山呼海啸、疾火如流,如今都已是烟云过往。尘埃早已落定,它抱着一颗冷却后的内心与世安然,默默无言,垂向山下的葵花田与松树林。

  我其实从未想过,自己会在秋天的黄昏时分像此刻这样从远处走近一座火山,甚至都从未有过与火山有关的想象。

  所以,你就可以明白,当第一次听到“大同火山群”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多么惊讶。

  哦,原来我竟是睡在火山边上的一个人啊。也许,我的前世便是火山上飘下的一小粒尘埃,不然,为什么当抵近火山时,我竟然有被吸附而回到原初之感?就像一颗带铁的心,重新回到了它黑沉沉的矿脉内部。

  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这秋日的黄昏背着一颗太阳走近那沉寂的火山群啊!当终于登上山野中心的平台,四面的火山便向我的眼帘涌来。一刹那间我很恍惚,只觉得自己正站在一个岛屿的边缘,看四面黑浪翻涌。当那蓝黑色的波峰向极高处隆起成形,便被莫名的力量凝固为一座座火山的样貌。

  我在火山的对面坐下来,让繁杂的内心向着大地无声地诉说与汲取,让那大地的回音透过绿色植物的枝干升上来拓展我灵魂的边际。直到最后,太阳最后的余辉一霎时覆盖下来,覆盖住火山,也覆盖住我。我看到,那即将陷入夜色笼罩的火山,忽然一跃而上,用山脊上的植被一把揪住了夕阳之光最后的红色发辫。

  从此,我拥有了一个难言的迷梦,在黄昏,在旷野,当风声响起,我便登高持炬,在夜色来袭时,点亮身后沉寂千年的火山。

  在云冈

  在天国的恢弘想象里,我想做你身边的一纹忍冬。

  那些壁上雕凿的石窟,是时间洞明一切的眼睛,在穹窿形升起的幽暗处,它正透过佛的面容垂视我过路的肉身。

  在云冈,仰面观佛时我的羞愧总是这样呼之欲出。

  当几乎所有路人都将手机的摄像孔对准你的时候,石头高处大慈大悲的佛啊,请宽容,请允许我只用一双睁大的眼睛潦草地完成一次朝拜。

  佛啊!你多么美、多么神圣。你在这云冈的石头内部托举成形的信仰,有素陶与年久的骨质一般慈祥的颜色,你因时间而生的细密的小孔也与骨孔相似,都以一种神秘而温和的声音牵引我的心跳。我作为人的惭愧,正在一次一次的举目仰视中,以块状凝聚,以气态蒸腾。

  当窟外的梵铃隐隐响起,当那两只白鸟将自身飞翔的影子朝着大地投掷,我消散的思绪又在瞬间上升,成为这大地之上蓝天深处的一缕游丝。

  而那些石头的粒粒微尘与佛无声的训导,已随呼吸导入我的体腔,与那石板上溅起的足音一起,在象面石雕的凝视中被带往山岗之外。

  山岗之外,雁北的大地何其寥廓,而我过客的一颗心,仍是软软一隅。

  它依旧保持幽暗的本质,依旧被惭愧与人间的哀愁浸满,只因你无声的垂视与温和的抚慰,它柔情的小孔开出了诸色的格桑花。是的,在佛的注视下行走,我的一颗心啊,已像莲池中游水近岸的鸭子一般,在云冈的蓝天之下嘭嘭嘭地拍打着湿漉漉的翅膀,想被那得道的白云带走。

  而云冈,正像这蓝绿辉映的大海中一艘崭新的大船,载着诸佛的慈悲与众生的希冀,带着我湿漉漉的内心,驶向极乐的彼岸。

  作者简介

  成向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历史圈:我是达人》《青春诗经》《夜夜神》《跑火车》等。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

www.dctijian.com,www.njvenus.com,www.zhdapeng.com,www.microxun.cn,www.xiangkejd.com,www.tftftf.com,www.nitazhejiang.com,www.cqnewsun.com,www.wenzecs.com,www.yffmyj.com